从乌拉山回来

文章来源:鹤岗文学网  |  2020-01-17

从乌拉山回来,将在大山里写的几篇文字修改并发表后,就再也没有写的能力了。应该说写作来源于生活,在家里孤独,无聊的生活会丧失写作的能力,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。还好,既然不能去写,倒有了阅读的兴趣,索性的开始阅读。

我承认我是一个不爱阅读的人,寥寥的几本书,让我翻来覆去的断续阅读,发黄的纸张,干燥的气味,这种蜗牛式的品读,让我在懒散中,读完了张洁写的《爱是不能忘记》散文,并且有了意想不到感悟和评论的冲动。

掩卷沉思,突然有一种用文字记录所思所想,常言说的好,好记性不如烂笔头。现如今键盘代替笔,规整的文字让自己思维更加理顺,无需我们为不认识的字去查字典,没有字典也可以在文字道路上畅通无阻。只要你有灵活有力手指,有一个不甘寂寞心灵,就会有抒发倾诉的欲望,这种所思所想形成文字,就是阅读给我们带来的馈赠。

看这篇文章让我不得不思索爱,关于爱,我曾经形成一个自己独立的思维:有爱的生活是幸福的,无爱的生活那不叫生活,那只叫生存。爱是不可以忘记的,爱的时候是真实的,不爱的时候是现实的,放手也是一种爱。看了这篇《爱是不能忘记的》的文字,我又觉得我的感悟又是那样肤浅,既然爱是不能忘记的,就不应该放手。谁知道呢?究竟怎么做才会两全其美呢?我们常常是我们为了另一个人,我们有时不得不割舍爱的权利。

看完这篇《爱是不能忘记的》我对自己形成的关于爱情的思考产生质疑。我们究竟如何的爱才是符合人性道理。我不由得想:“当他成为我的丈夫,我成为了她的妻子,我们能不能把妻子和丈夫的和义务进行到底呢?也许能够,因为法律和道义已经紧紧的把我们的拴在一起,而如果我们而仅仅尊从着法律和道义,来承担彼此的和义务,那又是多么的悲哀呀!有没有比法律和道义更牢固,更坚实的东西把我们联系在一起呢?”这是作者张洁的困惑也是我的困惑,更是很多人的困惑。有些人为了爱义无反顾的离婚,放弃了经营多年的家庭,甚至背负着道义的谴责,我不能不说那些人是如此的果敢决绝,义无反顾,虽没有抛头颅洒热血的悲壮,至少为自己活了一次。还有一些人在感情的边缘徘徊,走不出道德道义的束缚,不敢越雷池一步,坚守着没有爱的婚姻家庭,被视为表面上的白头偕老,牵手一生的模范。在这个狼可以爱上羊的冲破世俗的年代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贞操再也不是爱情的禁果,在品尝中选择爱情,婚前试爱不知道是社会的进步还是贞洁的沦丧,我不得不为此表现出困惑神情。

面对这样的困惑对 而言,对一个即将步入三十岁要成家的现实来说,是不得不思考的问题。她面对一个潇洒像掷铁饼者硬朗的男人,回答不出为啥爱她的时候,她实在是说不准嫁与不嫁。她母亲说:“姗姗,要是你吃不准自己究竟要的是什么,我看你就独身生活下去,也比稀里糊涂的嫁出去要好得多。这似乎作为一个母亲不该说的话,但这样的语言是自己生活经验给出的爱女儿理性的叮嘱,那么,张洁的母亲到底在爱情上遭受了怎样的打击。

张洁的母亲有一本《爱是不能忘记的》笔记本。这本笔记本是不能示人的,本想要带进坟墓的,可她的女儿张洁并没有将它化为灰烬,这里记录了母亲的刻骨镂心的爱,那种在爱的世界里挣扎的灵魂呐喊。在20世纪70年代,男女授受不亲的,恋爱的人摸一下手指都很害羞年代,很难穿过世俗传统的观念去实现属于自己的幸福,是,道义甚至是法律扼杀了爱情本真。

她在笔记本中这样写道:我们曾经相约,让我们互相遗忘,可是我欺骗了你,我没有忘记你,我们不过是互相欺骗着,把我们的苦楚深深地隐藏着。不过我并不是有意的欺骗你,我曾经多么努力的实行它,有多少次我有意的滞留在远离北京地方,把希望寄托在时间和空间上。我甚至觉得我似乎忘记了,可是等到我出差回来,火车离北京越来越近的时候,我简直承受不了是我头昏眼花的心跳,我是怎样急切站在月台上张望,好像有人在等我似的。不,当然不会,我明白了,什么也没有忘记,一切还停留在原来的地方,她的根越来越深的扎下去,想要拔掉扎下根的东西实在太困难了,我无能为力”

张洁的母亲离婚后没有再婚,她很为母亲感到遗憾,她认为她的母亲:“虽然长得不漂亮,可是她优雅,淡薄像一幅淡墨油彩画,文章写得也很美。是一个很有趣味的女人,如果和她能够和她爱着的人结婚,一定能组建一个有趣味的家庭,过着有趣味的生活”其实她并没有再婚,而是心里装着一个不能和她在一起的男人她活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。即使不在一起,灵魂总是伴随左右。难怪她的母亲在日志中这样写道:“我是一个信仰唯物主义的人,现在我却希冀着天国,倘若真有所谓天国,我知道你一定在那里等我,我就要到你那里和你相会,我们将永远在一起,再也不分开,再也不必怕影响另一个人而割舍我们自己,亲爱的,等着我,我就要来了......”这是她母亲行将入木的时候,依然还爱得那样的沉重,那样的刻苦铭心,那简直不是爱,是歇斯底里的痛,或是比死亡更强大的力量,这是不朽的爱。她分明是在爱着,幸福着,没有半点遗憾。

那么,张洁的母亲究竟为何不去拥抱爱情呢?

其实她爱着的那个男人是有夫之妇,是一位老干部。那位老干部娶了一位为了保护他而牺牲的战友的女儿,出于阶级情义,道义和,过着平凡的生活。虽然两个人彼此相爱,他们都固守着道德和。把爱放在阳光指出,不横刀夺爱,不能为了自己而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,破坏别人的家庭,这样的爱想要忘却,却又无法忘却。这种爱只能在孤独中走向终局。

他们的爱情其实是柏拉图精神上的爱恋,是那个时代无法实现的另一条爱恋的通途,存在于两个人自认为理智,克制的思想的范围之内。 的母亲把老干部送给她的一套契科夫小说集做为定情信物,并用笔记本偷偷的写下《爱是不能忘记的》喃喃自语,用文字倾诉衷肠。在老干部受到文化革命冲击死去的时候,她为他戴孝。可见她的灵魂无时无刻不在老干部的身边,她的精神无时无刻的和老干部在一起,即使他们很少见面,连拉一下手的动作都没有。她被老干部的干练气质,敏锐的目光,伟岸的身材所吸引,为了看一下小轿车后玻璃窗老干部的脑瓜子,也要绞尽脑汁设计擦肩而过瞬间相会的场景。他们明明的爱着,至死不渝,而且爱得那样的孤苦伶仃,爱的那样的孤独无助。

如果说,当一阵清风追逐着一阵清风,一朵白云紧跟着一朵白云那就是他们,他们希冀着在天国里敖包相会,再没有了传统道德道义的阻碍,仿佛天国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,更不会有因为另一个人而割舍我们自己的无奈,自由的无拘无束的敞开胸怀去拥抱爱情。这样的爱情在尘世间是没有的,在天国也是一种奢望,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,是没有血液的,孤独最终长成爱情大树,在传统的道德土壤里根深蒂固。爱是孤独的也是无助的,爱又是不能忘记的,因为有爱的生活是幸福的,无爱的生活,不叫生活,那只叫生存。即使这样如此的孤独人们也愿意为爱奋不顾身,赴汤蹈火,恩格斯说:“没有爱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”

重温这篇《爱是不能忘记的》文章,从爱的视角我读到了孤独,这种孤独对张洁母亲而言有时是一种快乐和幸福,对我们今天挣脱了封建传统理念穿越封建道德意识束缚的人们来说,是多么的悲哀呀。总体来说,这种爱确实维护了传统美德,同时也让我们不得不去思考,有没有超越法律道义更为牢固更坚实的东西,将我们联系在一起呢?也许能够,也许不能够。因为爱情没有人能说得清楚,包括那些研究爱情的情感专家和就教授们。

共 295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爱,是我们永远的主题,不管是我们的现实生活,还是在文学的书写领域,都是一个永恒的主题,爱就像是一面多菱镜,照映现实方方面面的内容。各有各的理解与表达,各自用自己的经历书写着属于自己人生的内容。这篇对《爱是不能忘记的》的作品赏析,深刻透切。爱了,不管自己的人生经历着什么,是不能忘记的,而且会因为你的想忘记而更切切的记起,刻骨铭心。理性的理解单独的“爱”的意义,应该是崇高而神圣的,真正的爱它连着“道义和”。当读到“当他成为我的丈夫,我成为了她的妻子,我们能不能把妻子和丈夫的和义务进行到底呢?也许能够,因为法律和道义已经紧紧的把我们的拴在一起,而如果我们而仅仅尊从着法律和道义,来承担彼此的和义务,那又是多么的悲哀呀!有没有比法律和道义更牢固,更坚实的东西把我们联系在一起呢?”这段文字时,不能不让我们对爱作出深深地思考。非常有感染力的一篇作品赏析,!【:岁月静好】

1楼文友: 11:25:08 也许,孤独本来就是爱的内容!问好墨,祝快乐!

2楼文友: 11: 4:1 岁月辛苦了,在百忙中,挤出时间来。这篇文章写了一半搁置了许久。对于爱情真像庄子说: 万物有成理而不说 其实不是不说,有时你说不出来或者说不清楚。关于爱恩格斯说: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 这样就会给离婚冠冕堂皇的理由,为了孩子家庭婚姻离婚又是一种伤害,有时往往选择坚守,过着爱情与婚姻分离着的生活。爱情有时需要忠诚,忠诚有时又铸就了真爱的脆弱。所以我们只能无可奈何的无法伤悲。 用情感书写人生,用文字记录生活。

临沂治疗白癜风医院
邢台治疗男科医院
什么中药补肾抗衰老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