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仕江雅鲁藏布江知道

文章来源:鹤岗文学网  |  2019-09-29

是个秋阳高照的下午。

老婆婆个子很矮小,缺牙巴,看上去像被历史裹过脚的小女人。她天天守候在通往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必经路上。路边的拐角处就是一年四季浊浪滔天的雅鲁藏布江。山上的云和说来就来的雾常常将她视野深锁。

老婆婆面前,摆满了花花绿绿的鞋垫。红布鞋垫上被彩色的丝线绣着 青春好 , 幸福时光 、 出入平安 菩萨保佑 等美好字眼。过路的人,总会停下来选上一两双出自老婆婆之手的杰作。遇上生意好,可以说无论天晴或下雪蛋子,都算得上老婆婆的好天气。

可这天午后,来了一个不速之客,他穿着绛红色的袍子。围观者说,他在这里纠缠好久了,看样子意图并不是要买老婆婆的鞋垫。当我终于从人群挤进他们之间,才发现拴在路边木栏上的几个鱼里装的全是乌龟,大小不一的乌龟,足有二十几只。它们究竟来自何方?龟们缩着头聆听围观者的议论,竭尽全力地找寻迷茫的出口。显然,他们在为这些龟争执不休。

一百块,说好了,就一百块。 他将手扯住老婆婆的衣襟,央求老婆婆同意。

老婆婆表情严肃地白了他一眼,继续绣着她的鞋垫。无奈时,她望着江水,什么也不说。

他发话了: 你究竟想要多少?

老婆婆将手一扬,伸出五个指头: 卖个本价,就算我卖我自己吧,二百五。

在场人笑了。老婆婆也笑了。她的门牙缝里钻进了风和阳光,还有人们的议论声。讨价还价,她口水也从那道缝里漏下来了 小龟一只十元可以,但你看这些大龟多肥呀,至少得十五元一只吧。

二十一只,我全部买下来,一百五,就一百五,我不是买来吃的,你少一点,少一点钱嘛。 他苦口婆心道。

老婆婆依然用眼睛白他,继而慢声细气地滴沽道: 我是帮人家卖的,少了一分,我也做不了主。

他来气了: 你喊那人来,我给他讲,你把他喊出来吧!

他去山那边的村庄吃饭去了。 老婆婆随口回应。

来,你给他打,叫他来,叫他来吧! 他掏出。

不卖,不卖,少了一分也不卖! 老婆婆凌厉的目光拒绝他,弄得他很是无奈。他望了一眼雅鲁藏布江,表情比江水凝重。

他终于俯下身,用微笑抚摸那些乌龟,似乎在问 谁把你们带到这里的呀?他一边搜腰包,一边对老婆婆重复着那句 我不是买来吃的 。

老婆婆看着他的举动,背过身,露出除却雅鲁藏布江只有她自己才看得见的笑容。

喂,我买下来,马上将它们放进雅鲁藏布江,你会去捉它们吗? 他慈悲的眼神逼视着老婆婆。

不会的。 老婆婆轻描淡写地吐出三个字儿,像是扔进雅鲁藏布江的三块石子。

你不会,你的儿子会,你的孙子会,对吧? 他的声音有点冷,有的沉。

老婆婆无话可说了,表情像浊黄又沉默的雅鲁藏布江水。她最终用龟换到他从怀里掏出的二百四十元钞票,那一脸灿烂,仿佛是她等候已久终于等来的一个好天气。此刻,云和雾都跑到高高的天边去了,只有路边一只小牦牛鼓动着大眼睛盯视着她。

而他笑了。风扬起他如残阳的绛红色袍子,他如获至宝地笑了。他比老婆婆的笑脸更得意,他得意尽管自己不知这些龟的来历,但他为龟的命运迎来了一个没有云和雾的好天气。

多么幸运的龟,多有想法的人儿呀!

离开时,我笑了,并朝他双手合十。他回敬我的笑意里,写满了如同秋阳的暖意与爱的感激。我为一个人在路上遇到的好天气,默念着,这样的好天气,既属于我,又不仅仅属于我

雅鲁藏布江知道!

新生儿黄疸如何调理

新生儿黄疸是什么症状

新生儿黄疸应该吃什么药好

预防老年痴呆吃什么食物
灯盏花龙头企业有哪些
一岁宝宝流鼻血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