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兽领主第五十二章带刺的玫瑰1

文章来源:鹤岗文学网  |  2020-07-13

魔兽领主 第五十二章 带刺的玫瑰

就在失神的片刻,突然,杨凌感觉眉心处的塔形印记一动,护体巫力自动运转。暖流般的巫力在四肢百骸转一圈后,迅速清醒了过来。

妖女?

看看周围中邪般目瞪口呆的佣兵和冒险者,再闻闻空气中异常的幽香,杨凌心中一动,暗暗提高警惕。只有遇到较大的危险,眉心处的塔形印记才会跳动;也只有遇到不明的危险,护体巫力才会自动运转。显然,这个艳丽的黑衣美女绝非普通人。

莫非,是安卡家族余孽派来的杀手?

看着越走越近的黑衣美女,想起令人防不胜防的天榜杀手,杨凌瞳孔紧缩,暗暗捏了一个手印。准备情况不妙时,立马就把独角兽召出来。

经过上次被偷袭的惊魂,他明白在顶级杀手面前任何疏忽都是致命的。就算自己拥有更多高级魔兽,只要稍不留神,恐怕还来不及把魔兽召出来就会受到致命一击。上次在大雾里,对方如果一开始就出动那名天榜杀手,恐怕自己早就就去见马克思了。

“一杯郎姆酒!”

意外地看一眼警觉的杨凌后,梅丽尔斯对调酒师约翰说了一句,转身在靠窗的一个位子坐下来。很快,空气中的幽香就不知不觉中变得越来越淡。

听到黑衣美女充满磁性的声音后,人们才如梦初醒,纷纷醒过神来,调酒师约翰也没有例外。捡起掉到地上的手帕,擦擦一个晶莹的高脚杯,然后倒满一杯上好的郎姆酒,并亲自端到黑衣美女面前。

“小姐。你要地朗姆酒!”

约翰绅士般地笑笑,本想和黑衣美女搭讪几句。不料,除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外,对方迅速把脸转了过去。静静地看着远处的特拉斯山脉。

尴尬地快步回到吧台后,约翰郁闷地灌一杯酒。以前在帝都,他虽然没权没势,但凭着英俊的容貌、超一流地调酒技术和擅于揣摩对方心理的能力,却大受姑娘和贵妇人们的欢迎。没想到,昔日被称为美女杀手,今天在黑衣美女眼前却像空气般被直接无视。

约翰很郁闷,其实,梅丽尔斯的心情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。

本来,凭着自己的容貌和修炼到第五阶的暗黑魅惑。她以为杨凌也会跟其它贵族一样,见面就迷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。不料,失神片刻后。杨凌居然迅速回过神来,让她接下来的计划全部落空。

有意思?

想起导师的评价,再偷偷瞄一瞄靠在吧台上的杨凌,看看他懒洋洋地样子和脸上若有若无的笑容,梅丽尔斯不甘心地咬咬牙。

这些年以来。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男人数不胜数。有位高权重地贵族,有良田千顷的大领主,也有顶尖的武士和魔法师。她就不信迷不倒杨凌这个可恶的家伙。

见寻师交口称赞年纪轻轻的杨凌,梅丽尔斯本来准备略施小计把他拉拢进暗黑魔法师工会,让导师看看自己地本事,顺便得到暗黑圣器蛇妖血杖。现在见目标不上钩,轻易破解了自己的暗黑迷惑,意外过后既不甘心又充满了好奇。

连一名高级大剑师或者一名大魔法师都难以抵挡自己的暗黑迷惑,梅尔里斯想不明白,没有斗气,也没有魔力波动地杨凌到底凭什么破解自己的暗黑迷惑。

难道。他身上藏了什么专破暗黑魔法的神器?

抿一口冰冷的郎姆酒后,梅丽尔斯心中一动。传闻杨凌出身豪门贵族,家族势力庞大,花钱如流水。看他先后砸钱建矮人兵器店和香格里拉大旅馆的样子,似乎并非空穴来风。

神器虽然极为罕见,但对于一些传承千年的古老家族来说,有一两件祖传的神器也并非完全不可能。

推敲一番后,梅丽尔斯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猜测。作为一名召唤师,杨凌的实力主要来自所召唤地魔兽,本身的实力并不突出。连高级大剑师都挡不住自己的暗黑诱惑,他断断不可能轻易破解,唯一的解释,就是他身上佩戴了刚好可以克制自己魅惑的神器。

哼,身上的宝贝越多越好,到时全都给我掏出来!

想明白失手的原因后,梅丽尔斯心情舒畅多了,眼珠转几圈后就有了计较。接下来,她不但要把杨凌迷得头晕脑转,还要让杨凌自动把身上的神器全都掏出来。

梅丽尔斯默默沉思的时候,香格里拉里面的小酒馆一片安静,往日粗鲁的佣兵和冒险者们纷纷死死盯着她撩人的身影。无论是梅丽尔斯胸口露出来的那一片诱人的雪白,还是那饱满的胸部和高翘的臀部,全都让他们看着口干舌燥。

在杨凌的威名下,青时绝对没人敢在香格里拉内闹事,别说一般的佣兵和冒险者,就连嚣张的黑甲军也没这个胆量。

但是,看着诱人的黑衣美女,在酒精的刺激下,很快就有人实在是忍不住了!

“小…,小姐,陪……,陪我喝一杯!”

灌一大口醇厚的木榴酒后,一名喝得半醉的黑甲军踉踉跄跄地走到梅丽尔斯面前。通红的双眼死死盯着梅丽尔斯脖子下方那一片撩人的雪白,喉咙不时艰难地咽咽口水,鼻息粗重,仿佛恨不得当场就把撩人的梅丽尔斯扒个精光,然后重重地压上去。

哼,找死!

轻轻地抿一口郎姆酒后,看看色中恶鬼般的黑甲士兵,梅丽尔斯冷冷地哼一声,眼中寒光一闪而过。在她眼里,这个高大的黑甲士兵简直就是找死。

诅咒,把他变成一个骷髅,还是直接……

******

短短的一瞬间,梅丽尔斯就想到无数教训这个黑甲士兵的办法。对一个暗黑系的大魔法师来说,对付一个醉醺醺的低级士兵简直就是轻而易举。

见梅丽尔斯默不作声,黑甲军更加放肆,借着酒意凑到她面前,“嘿嘿,大…,大美女,有本事就跟我走。我……,我包你舒服!”

在酒精的刺激下,黑甲士兵色胆包天,早就把军纪抛到了脑后。此时此刻,他的眼里只有撩人的梅丽尔斯,只有把她压在身下风流快活的念头。十几天没碰女人,他早就憋坏了。

“哦,跟你走?”

看着呼吸越来越粗重的黑甲军,梅丽尔斯妩媚地笑笑。想到了一个将计就计,趁机接近杨凌的主意。

一笑倾城!

梅丽尔斯的暗黑迷惑无处不在,细长的睫毛,水灵灵的大眼睛和春花烂漫般的笑容,别说色胆包天的黑甲士兵,就连周围的佣兵和冒险者都看得目瞪口呆。一个个心脏激烈跳动,差点就蹦了出来。

众人看得色心大动,但杨凌却感觉眉心处的塔形印记又轻轻地跳了起来,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异常的幽香。大惊之下,立马运转护体巫力,谨慎地注意黑衣美女的一举一动。

就在人们目瞪口呆的瞬间,梅丽尔斯冷冷笑笑,连咒语都不念就发出一团龙眼般大小的紫色火焰。不偏不倚,直接从黑甲士兵张开的大嘴丢了进去。

啊…

惨叫一声后,黑甲士兵倒在地上四处翻滚,鬼哭狼嚎。很快,身上的衣服就烧成了一团灰烬,浑身焦黑,发出了一股烤焦般的恶臭。四肢抽搐,挣扎一会就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。

突变之下,众人大惊失色,由于梅丽尔斯的速度太快,根本就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有人说黑甲士兵作恶多端,遭到了神灵的惩罚;有人认为他身怀不治之症,激动之下刚好发作身亡;甚至,还有人趁机挺身而出,像护花使者一样挡在梅丽尔斯身前,希望接下来能近水楼台先得月

一声尖叫后,梅丽尔斯装作惊恐地跳起来,像无助的羔祟一样逃离靠窗的位子,装作无意地向靠在吧台外的杨凌冲过来。

梅丽尔斯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,扮作一名楚楚可怜的羔祟。但她万万没想到,杨凌进阶到灵巫后五官灵敏,加上一直悄悄注意她的举止,早就发现了她隐秘的动作。

阴狠、毒辣、强大!

见黑衣美女一个照面就把黑甲士兵烧成灰烬,杨凌表面上不动声色,但心里却为之一震。看来,杀手就是杀手,要么不动,动则一击致命。

嘿嘿,终于来了!

看着演技炉火纯素,装作无意地靠过来的梅丽尔斯,他冷冷地笑笑。梅丽尔斯不冲过来还好,她这么一动,几乎可以肯定她就是敌人请来的顶级杀手。一个跟上次的天榜杀手一样,可以瞬发魔法的顶尖杀手。

杨凌暗暗盘算,全神戒备,与此同时,看着不远处靠在吧台上懒洋洋的杨凌,再看看光滑的地面,不知形迹已经暴露的梅丽尔斯却心中一动,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。

宣城男科医院
吴忠白癜风
齐齐哈尔治疗白癜风医院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