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南善良的担心散文

文章来源:鹤岗文学网  |  2019-09-20

有多少风雪,就有多少故事,有多少故事,就有多少永远也说不清的牵念。雪,原本是雨的精魂,风,原本是花的信使,为什么十二月的风和雪,成了生命的叹息和疼痛,即使最伟大的诗人,送出的赞美也沾满泪痕,却是为何?

十二月的风雪,容易让人心生牵挂,牵挂很多人和很多被牵挂的人,很多牵挂和被牵挂的事情。风雪的夜晚,清晨或正午,哪怕一只啾啾鸣叫的小麻雀,也会唤起善良人的疼惜,忍不住多看几眼,心里闪过些许担忧和祈福。

窗下小草瑟瑟,窗外枯枝颤抖。田野麦苗负伤,油菜栖栖遑遑,大河结冰,小河封床,天地之间,简简单单的黑白两色。中间横空穿过,千年万年吹透四季的风。

看见一只小白兔,在雪地里奔跑,那奔跑不是惬意的追逐,而是亡命天涯的仓惶而逃,身后延伸着一串急促而单薄的的脚印,梅花朵朵,没有暗香,只有惊慌,你听那猎枪呼啸而过,你看那猎人的目光,如火焰,如冰山,疾驰的脚印溅起飞雪,粒粒升腾怨恨与杀戮,一行行强掳的足迹,歪歪扭扭穿越风雪而过!

谁会为小兔子的命运而忐忑不安,谁会为猎人的奔走憎恨难当?小兔子,快些跑,猎人啊,慢些追,我能说的,只能这句话!

校园的树很多,松树为最,但我惊奇的发现,一棵不高不矮的小松树上,天天挤满了数不清的小麻雀。他们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是在商议什么大事,还是在一起比赛歌喉,或者一起吃饭?我百思不得解,每当我蹑脚靠近,他们总是息声片刻,继而惊慌的四散开去。空留一地残雪和轻摇的树枝,而那树杈上的白色小点,一定是麻雀的粪便,句点似地密密匝匝地爬满了整个树的枝枝桠桠。我不明白,他们整天积聚在这里究竟为何?是在一起取暖,还是一起担待某一种和使命!

风雪怒吼的夜晚,室内炉火正旺,我的烟囱却不再有小麻雀的家,它们会冷清的挤在哪里,抗衡着风雪严冬呢?

风雪的十二月,乡村或城市,都一样散布者寒冷,雪花像个调皮的孩子,无拘无束的玩闹,洋洋洒洒的到处奔跑,乖巧又俏皮,令人倍生疼爱,浮想联翩。多情的诗人如我,总是爱伸出写诗的掌心,让她在爱的手掌开花,融化,沁入心脾。而后,亮着闪闪的明眸,追问雪花何去何从,追问她至爱的人的信息,哀求雪花捎去,她写给他的许多许多书笺,冷嗖嗖一股,西伯利亚的寒风,硬生生吹开了她们将要进行的约定,把雪从痴情的掌心匆匆带走,于是,诗人的掌心冰冻通红,那是拒绝的疼层层加深,那是牵挂的眼神,被阻断了方向的疼!

关窗,聆听雪落的声音,聆听风吹的声音,那声音时而如泣如诉,时而却载歌载舞。调皮的小孩在雪地上打闹,青春的少年在雪地里追逐,怀春的少女在雪地上写下爱人的名字,等待的母亲,发如沉雪,在风雪的村头张望,车上的游子,怀揣着滚烫的钞票,想着妻子的笑面,孩子的欢呼,母亲的微笑,奔波的苦痛,这一切人间隐隐的疼,纠结着多少幸福的心···

小手大手,冻裂的皮肉任风雪撕扯,衣衫单薄,风穿心而过,激灵灵寒战的青春在风雪里瑟瑟发抖,在乡村中学的操场上,教室里,通往寄宿屋的马路上,开放着一朵朵冻伤的青春,宿舍的水桶冰封了,小碗冻在案板上,疼的不愿多动了,脸盆的水冻木讷了,僵在盆底睡着了,被褥冻得蜷缩在小木板床的角落,恓惶的挤成一团,如何的勇气,将花一样的青春,安放于潮湿,冰冷的冷床板,十二月的风,呼啦啦掀翻了头顶的活动房板盖,一弯冻瘦的月亮,遥远的相慰同一种孤苦!那冰凉如水的屋子,那冻透的床榻,书本哗哗的翻动,纸张冻得有气无力,手背的脓水,染了疼了理想,远方的梦啊,还在山背后的雪地里,冻得无法入睡!

四面透风的建筑工地,灰尘满面的民工,为点亮山乡一盏幸福的灯,挨冻、挨饿、挨骂,夜半寒风,蜷缩在被窝里,瑟缩着唱起《春天里》的歌谣。远处的山路上,红衣服的少妇背着幼小的婴孩赶路回娘家,黑棉袄的老人扛着大布袋去集市,拉家居的毛驴突然变得白皙皙。跟在身后的汉子,吸着鼻涕吼着大秦腔。裹花头巾盘年货的妇人,粗大手里握着女儿过年的花棉袄。校门口冻成松树的父亲母亲,大包小包的衣衫吃食,眉毛眼睛,头发衣服开满雪花,活像白花花的雕塑,破衣烂衫却里裹着同一双不变的眼神,叫做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熙熙攘攘的人们走在风雪的马路,风雪的山路,风雪的街道,风雪的集市,风雪的城市和乡村,匆匆来,匆匆走,心中只一个方向,叫做家!

我看见风雪地里,小脚的八十岁老人吃力的扛着背篓在风雪里走,我看见七十岁的老妪提着水桶,颤巍巍的在结冰的台阶上爬,我看见四面透风的小黑屋,窗纸呼啦啦响,蜷缩在炕上的老人,身边的杯子里结了厚厚冰,我听见苍老枯竭的咳嗽声,比风的声音更疼,我听见被八十岁的脚印,踩得雪地骨裂般钻心的疼!

我的心开始跟着疼,风吹得疼,雪冷得疼,窗户纸刮得疼,咳嗽咳得疼,那马路,那乡村小路的风吹得疼。要是有一堆炉火盛开在他们必经的路口,燃烧在他们需要的时候,要是有一壶热水,沸腾在冰冻的碗盆,那风雪,该是多么富有诗意!

是我的手指穿透了风雪的彻骨,还是那彻骨浸透了我的心骨,丝丝冰冷,自脚底徐徐延伸,直至膝盖冰凉地升腾起细微的疼痛,再至手指麻木的敲不出音符,再到脸颊如窗外雪地的月光,冷艳又焦灼,是在寻找吗?炉火,炉火的那缕红,那缕热,那缕跳跃的温暖,将我燃烧,将我包围,还有他,她,很多人比我更冷的人,我想开窗,呼唤那行走在风雪夜色的旅人,在我小屋的炉火边,取暖,驱寒,那扇曾经被阳光亲吻过无数次的窗棂,却死死地被冰凌占有,雕塑般凝固在墙上,窗外的世界,却与我无知?

窗外的风雪依旧叫嚣着彻骨,窗外的马路依旧喧闹着孤寂,窗外的小院子,年迈的老妪依然蜷缩在冰冷的炕头,咳嗽,呻吟,呼唤,埋怨着,窗外的少年依旧在风雪的路上,扛着行囊赶路,那帮挤在寄宿屋里的乡村学生,躺在冰冷的床板上,用冻裂的手指,蘸着唾沫一页一页翻着,帮助他实现梦想的书本,那少妇的脸颊冻得通红,那婴孩的鼻涕冻硬了母亲的衣襟,那夜色,冻伤了我的小屋,这小屋,冻疼了我,从衣服到心灵,那么冰凉那么疼!

哦,我可爱的小兔子,小麻雀,原谅我草率的只能为你们祝福,一个冬天有多漫长,善良的担心就有多忧伤!

共 241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十二月的风雪,带给这个世界寒冷,寒冷得仿佛万物都会被冻疼。一个善良的闲人,在不经意间看到一些人、一些事、或者是一些其他生物,心里边开始漫想、猜测。对这个世界的一切充满了关切和无比的心疼,只因自己感受或者假想到了眼前曾经或正在发生的一切。作者以剪影式的叙述手法,用娴熟的语言技巧和丰富联想,展开了一段风雪中似见似想的凄清画面,表达了善良者的敏锐和博爱。语言很美,条理很清晰,特别是在见闻中穿插联想和想象的画面很自然。好文,欣赏并!【:陌然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2 :14:42 善良的担心,文字里有一颗善良的心灵,欣赏阅读,祝福涓子老师元宵节快乐

2楼文友: 08: 9:02 欣赏一篇好文,情感真挚,文笔优美,语言鲜活,引人入胜!

真诚祝贺并问候文友,祝您创作愉快,精彩不断!

生物谷灯盏花药业生产技术

生物谷怎么样

灯盏花产业发展前景

怎么测骨质疏松
心肌缺血吃什么药好
儿童汉森四磨汤的功效
友情链接